headerphoto

刚出发没多久

2021-01-05 20:40

“前几年开始赌博,不是一次两次了。”吴父感慨道,之前他就曾经帮大儿子还过1万元,之后大儿子以做生意等名义,也陆续从他这里拿过钱,就在事发前几天,奶奶刚刚给了吴某5万元,“好像是还什么贷款,具体是做什么,我们也不清楚。”

他说,自己今年60岁,老伴58岁了,两人都是社区的清洁工,每天清晨三四点就开始打扫路面卫生,一个月共2200元左右的收入。平日傍晚的时候,老伴还会到附近的菜市场帮忙,有时剩些菜,摊主会让老伴带回家。“辛苦了大半辈子,盖起了这幢房子,也算给儿孙们有个住的地方。”

“昨晚姐夫发了微信,说自己要死了,让兄弟们给他扎花圈,还拍了农药瓶的照片。”小曾的妹妹说,大约当晚9点多,朋友看到微信打电话给小曾后,她们也吓坏了,赶紧往家里打电话,让吴父等人快去救吴某,然后,他们立刻从净峰往螺城赶。

大儿子吴某之前当过保安,现在是油漆工,每个月有6000元的收入,儿媳也有自己的工作,一家三口原本可以过上无忧的生活。

18日晚上10点左右,惠安螺城镇霞张社区一名男子砍伤父母后,跳楼身亡。据伤者老吴介绍,大儿子因欠下赌债想向他们要钱被拒,之后挥刀伤人。不过,男子的妻子一方否认了上述说法。目前,老吴夫妇仍在医院接受治疗,所幸无生命危险。惠安警方已介入调查。

“他就是那个意思,欠了债说要钱,不然就要喝农药,可是他赌博欠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啊,如果是一次我们会给的。”吴父说,当天晚上近10点,他和老伴原本已经睡下,听见大儿子在三楼吵吵嚷嚷,就开门下去看了一下,他拒绝了儿子后就返回楼上准备继续睡觉。岂料,儿子一生气,转身进厨房拿起菜刀就追上了四楼。

被砍伤的吴父吴母连夜被送往医院救治,其中吴母因手部伤势较严重,转到泉州的医院治疗。60岁的吴父躺在病床上,头部、背部都受了伤。他告诉记者,他们夫妻俩住在四楼,大儿子吴某一家三口住三楼,二楼则是小儿子一家居住。

至于事情是如何发生的,小曾及娘家人说,他们不在场也不清楚父子俩到底因什么起了争执,但他们否认了吴某赌博欠债一事:“谁没有小赌一下,再说现在已经不赌了,很久没有赌了。”

事发地点是一幢三层半的白色楼房,男子吴某和父母及妻儿及二弟一家共同居住在这幢小楼中。

昨日中午,记者来到事发地点。白色楼房正门口仍有一摊血迹,不少破碎的砖头洒满一地,房子四楼的通道也是血迹斑斑。

“他们没有报警求助,姐夫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他们父子俩就自己在那里撬门,姐夫都已经喝了农药了,耽误了不少抢救的时间。”小曾的妹妹说,他们辗转赶到时,吴某已经坠楼身亡。

而吴父告诉记者,他们夫妻俩被砍伤后,小儿子将他们送往医院救治,刚出发没多久,家里就有人打电话告诉他们,大儿子吴某跳楼自杀了。

“他妈妈刚上完厕所出来,他一刀就朝他妈妈头部砍下去,他妈妈伸手挡了一下,左手被砍到了。”吴父说,他当时一下被吓傻了,儿子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,又冲过来给了他一拳,菜刀也朝他的头部砍下,后背也被砍了一刀。小儿子听见声响,上楼不断朝哥哥大喊,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。